DC01025

 

 我們都有過抱怨、嘮叨的時候,說個不停,目的只為了發洩,並不是為了答案。

 

發洩性的說了一段之後,我不想得到回應,寧可面對的是一片沉寂,然後舒口氣:「我爽了!」(粗口)

 

可是偏偏老媽子總以為你要解決問題,不斷地替你出主意。相信我,通通都沒用!

 

於是我學乖了,不愉快的事情直接丟地上,記在心上是無路可放的,各地皆異口同聲的表明:「此路不通」

 

 

打個比方:

 

通常,家長的「多管閒事」並不受歡迎。

 

大部分所指的是非當事者、必須管事的第三人,會覺得「麻煩」。

 

不過,這次是我自己嫌麻煩。

 

有一次,我和班上的男同學起衝突,最後還......不小心吵得有點兇 (恩哼?)

 

年輕嘛(?),人不輕狂枉少年。(用詞不當)

 

結果我的手臂挨了羽球拍重重的一擊,果然女生真的敵不過硬漢....... (小時候常跟哥哥打架,衝動的時候總是不知死活)

ps 瘀青還破皮,好孩子請不要學。

 

挨了這個重擊之後,我才恢復理智,終止這場無意義的衝突,不讓這件事繼續嚴重下去。

 

我原本希望事件就此結束,無奈當時是夏天,傷口在手臂上,眼尖的媽媽怎麼可能忽略。

 

即使我理性的對她解釋: 「因為我自己也有錯,所以我希望這件事到此為止(如果演變成必須寫悔過書的窘境,我也擔當不起)。」 ,她還是瞞著我打電話通知老師,也許是希望老師出面處理。

 

 (幸虧老師不想讓事情太麻煩,在我用相同的話說明之後,照我的希望將這件事情當成一般的打鬧帶過)

 

 

家道中落之後,我們不斷的在面臨改變,大部分的時候,不符期望的事情會比較多。

 

於是,媽媽決定重回職場

 

她有年紀了,壓力很大,回到家裡之後,只有我能聽她說話。

 

她什麼都對我說。

 

我卻未必什麼都能回應。

 

回覆的,她不滿意,她更生氣。

 

不回覆,她覺得我不理她,歇斯底里。

 

我的想法是,因為我很重視她,多說又無益,我才會用行動(傾聽)代替言語。

 

但是她給我的壓力往往超過了我能忍受的程度,我必須讓自己稍微分心(例如看電影),才能不去記得她說了第N百次、差不多的抱怨。

 

 

在這樣的互動過程中,我也發現了一件有趣的現象。

 

媽媽是人們所說的女人;

 

我是人們所說的男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詩蘭 的頭像
詩蘭

Catherine Lin 詩蘭的旅行

詩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