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873 - 複製  

2012.12.06

 

這並不是第一次來到鳥獸標本收藏室,事實上,曾經有半年多的時間,我以義工的身分頻繁的出入,對於標本的工作環境習以為常,但是仍處於模糊的認知。


我花多少時間了解保存標本的意義呢?我發現即使已經身在這個環境當中,我的態度和瞭解程度始終是個外行人。

 

也許是學校的作業給了我這個機會,也許是我很久以前就想這麼做也說不定......為了讓自己從模糊的瞭解中清醒,我又回到了研究室。


詩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