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更早期的無名(原本要翻新,中途停止了) http://www.wretch.cc/blog/s32708659 100.2~6月使用的部落格 http://extraordinary-poetry.blogspot.com/ (將會逐步遷移該站的內容)

目前日期文章:2011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天際綿延著雲霧,灰濛濛的布幔壟罩著白晝,空氣濕冷,寒風刺骨,劇雨敲擊著窗框,猶如不安的樂曲。

用浴巾蓋著已然濕透、不斷滴水的頭髮,季菫交握的指節冰冷,蒼白的皮膚下依稀可見一條條青色的血管,喝出的氣是白色雲霧,嘴唇泛白,雙肩微微顫抖,看似不可動搖的他,其實相當懼怕寒冷。

然而,茶几上的電話像催狂鈴般的連聲怒吼,他卻毫無起身接聽或替自己加件背心保暖的打算,僅以空洞的眼神透過白色浴巾的縫隙盯著那之閃爍著來電光芒的電話。

「求求你......求求你別再打來了。」

他酸澀的喃喃自語著,溫熱的淚水自發麻的眼眶滑落,在冰涼的面頰上畫下清晰可見的淚痕。

(續)


這是高三當年的短篇創作,因為時間有限,只寫了短短三個章節。(不過是刻意濃縮過的劇情)

當時也像今天一樣是個既寒冷又發人生省的下雨天,於是這篇故事誕生了。不過,我希望這次能以原來的故事為綱本,加入心情節,並寫的更完整一點。(之前結束得太草率了)

順便當作未來完成「紅眸」這部故事前的預習吧!

詩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60221_236437796371967_100000172450365_1144738_253437_n.jpg  

20110612糖村的草莓蛋糕

當我們摔倒的時候,長輩會說「過程」最重要。

他們願意原諒剛生根與發芽的青澀學子,因為我們還在學習,距離開出燦爛花朵還有距離。

但是,當我們自覺懵懂無知時,不知不覺已經距離學生時代的終點愈來愈近了。社會認為我們應該懂得更多、更能承擔責任,對我們的要求也愈來愈多,有增無減。

於是,年輕人會說:「過程最重要。」,成年人會反駁:「一切看結果。」

我的結論更簡單,當學生的你會被原諒,成人的你,會被要求。踏出校門之後,我們所面臨的將是現實與過去所學的認知兩衝突,我們被要求遵守世界的遊戲規則,很難再以純真遊戲的心態涉足這個世界。


詩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